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土银]穹 顶 之 下

[土银]穹顶之下

 

*设定请参考「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番外第二篇。第一篇是冬日之梦

*整个电子羊paro的主题曲都是”群青日和-颜 faces”

 

Try to Show Me

Your Face of True

 

雨从城市的上空倾倒下来。

破败的旧东京闪着艳俗的霓虹灯光,金色和红色从轮廓中流淌出来,融进倾倒的玻璃幕墙上,一滩滩水渍中。坂田银时时常会梦见这样毫无意义的一幕,潮湿灰暗的画面同苍凉的现实没有什么区别。

雨没有意义,当然梦也一样。

 

这样的梦醒来后自然也是不愉快的。

被远处的闪电映亮的天空描出乌云的金边,分不清是金光将要撕裂苍穹,还是云气飞快地吞噬了闪电。桂小太郎在黑暗中无声地凝视着这一幕,窗户前的背影几乎要融进黑暗中。被污染的东京是阴沉的,只能看到微弱的一点紫色薄暮为整座潮湿肮脏的末日之城染上一层浑浊。

 

“楼下有个婆婆要我转告你,你该交房租了。”

桂用毫无起伏的口吻通知他。

“我倒是想。可惜没钱咯。”

银时拨了拨睡得乱七八糟的卷发,根本没有用,卷毛几十年如一日地扭曲生长着,毫无章法,正如他自己。

 

桂是个老古板,偏偏自己还不承认。末世里谁都是放浪形骸地苟活着醉生梦死,只有个叫桂小太郎的偏执狂保持着老套的装腔作势,找人交代任务都要摆好姿态迂回个没完没了。

“有委托?”

他自然是那个没耐心的。

 

“近江的委托,办成的话,或许接下来一年的房租都可以结清了。”

 

“近江……那个近江?”他这下可什么瞌睡也没了。

 

“是啊……新东京近江生物技术公司。”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我的房租了。”银时低声问他,“为什么是我?”

 

“近江要求活捉逃走的G15型号仿生人,委托内容还包括后续的审问,交给你总比交给另外的虐待狂要好——”

 

银时举起一只手打断了桂的解释。

“慢着,G15是个什么玩意,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G15型脑单元。原计划在这个月底发表,是近江处在测试阶段的新型号。”

桂慢慢低下头凝视他的眼睛,有些难以读懂的东西,凝结在这个面容俊秀的长发男人这双黑眼睛中。

“据说,它能突破普适的沃伊特·坎普夫测试。”

 

“说吧。”

然后银时听到自己的声音。

“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隐约的隆隆声。

雨从城市的上空倾倒下来。

 

 

 

 

 

驾驶座旁边摊着一本《西尼目录》,睡在驾驶座上的那个年轻人以一种看起来极不舒服的姿势蜷缩着,右耳上一排闪闪发亮的耳环挤在车窗上。

银时又确认了一遍车牌号,这才敲了敲车窗。

 

“麻烦你了。”他顶着淋得滴水的雨衣斗篷钻进车里。“桂先生叫的出租。”

 

“多多关照,桂先生。我是大江。”驾驶的年轻人挂着半边脸的压痕很是热切地冲他点头。自从飞行器成为了常用代步工具,日益萧条的新东京出租车行业的服务态度可提升了不少。

 

“糟糕透顶,是不是?”大江凑近了些说道。

“这天气,这整座城市,还有……”他讪笑着扫了眼手刹旁的书,“这该死的《西尼目录》。”

 

银时没有搭腔。

 

“永远买不起,却还在不断地减少。既然活着的东西这么珍贵,为什么人的薪水还比不上一种串种狗?当然,我说的可不包括那些两脚机器……”

即便没有得到回应,大江还是兴高采烈地说着。

 

“请送我去近江大楼,选最近的路走。”

银时瞥了他一眼,懒洋洋地打断他。

 

他抽了那本看起来脏兮兮的《西尼目录》来看,犬科的那一页折损得尤其厉害。银时轻轻扫过年轻的驾驶员一眼,没说什么,继续百无聊赖地翻着书。作为一名上任不久又缺乏客人的驾驶员,大江十分蹩脚地频频用余光打量着他。

 

而银时,银时只是不断地在脑海中回想着桂的那句话。G15……他像翻着什么二手杂志似的将《西尼目录》翻得哗哗作响。

最后一面的铜版纸是空白的。

 

也许有一天,最后一面会印上人科也说不定。

 

TBC

更新会在本页继续。网络原因,缘更……


2014-12-04  | 1  |     |  #土银
评论
热度(1)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