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20150202*[山斗]妄想诗。

[山斗]妄想诗。


对于大部分jr而言,性别也只是人生中附加的又一个标签,alpha也好beta也罢,多半也就是让自己变得更俊美或者更清秀的属性而已。
一直到那一天为止,山下智久都是这样认为的。

毕业不久,山下就在都内安置了另外的住所,方便通勤和工作。有的时候也会和赤西打一整晚的游戏,然后对着深夜节目里的巨乳女主播评头论足。
“上次我遇到了很棒的姐姐哦,大概一周前的样子,是发情期前的omega。”赤西歪在沙发上一脸恍惚地出神,“了不得,omega真是了不得啊。”

山下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兴趣。

“发情期前?那岂不是很危险吗?”

“也没有啦,注射微量的抑制剂,就能保持在不失去理智的绝佳状态里。既不会成结也不会留下气味标记,现在这种做法很流行哦。”

omega什么的,山下只隐约幻想过。大概就是传统女性那种形象,温柔美丽,绝对不会拒绝对方的要求。缺乏自制,楚楚可怜的,听上去就很麻烦的存在。
“这个我也不清楚,毕竟被动发情听起来很可怕啊。”

实际上,即便和赤西交换了这些心照不宣的话题,山下也很少考虑过真的遇到omega要怎么办。对自己而言,只凭气味的话,斗真才是更像o,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气味就像浸入了山下的骨髓。
斗真真的是beta吗?为什么斗真是beta呢…如果斗真是……
是什么?

在保留着对方气味的更衣间里回过神来,山下被那一刹那脑海中疯狂的念头惊出了一身冷汗。



挑染了时下流行的沙茶发色,齐刘海梳得一丝不苟的女孩偷偷觑了山下一眼,忍着笑容将身体偎得更近。
山下控制住想躲开的念头,神经质地压低了自己的帽檐。

女孩是个omega,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了山下的号码,也主动发过好几次短讯。
鬼使神差地想要证明些什么,山下答应了和她见面。

混合着香水的气味甜得像糖,浓郁到近乎刺鼻的程度。不知怎么的,山下闻着这股气味,心里涌上的却是奇异的安心感。

“真的是山下君吗?竟然会回我短信,简直不敢相信。我好开心,一直以来,最喜欢山下君了。”
带着红晕,记不住名字的少女激动地对他告白。她既不是第一个说出这些告白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山下控制着呼吸,带着女孩往酒店房间走。
香水,信息素,爱情酒店里奇怪的清洁剂气味,还有暧昧的话语和混杂着狂喜、欲望的陌生脸孔。这些统统让山下感到恍惚。
即使不是斗真,换成随意的omega,身体也可以发热。好卑鄙,而且肮脏。
这就是大人的世界啊。
他拼命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感觉到长大成人的残酷。

女孩不等他转过身,就从背后保住了他,柔软的肢体攀着,信息素像潮水一样涌上来。
“我好高兴,我好高兴,我喜欢山下君,非常非常喜欢,山下君可不可以也喜欢我呢?”
察觉到不对劲,山下转身想从少女的怀抱中挣脱出来。用尽全身力气禁锢着他的女孩,脸上尽是不正常的潮红。她用纤细高亢的声音,在山下耳边告白。
“我没有用药,我想成为山下君的,这样一来,山下君也能成为我的吧。”

和恐惧相反,带着征服性的情热从身体深处喷发出来。眼前的景象似乎都发着光,山下本能地向着散发出美妙信息素的源头嗅去。光洁的皮肤上染着汗水,甜腻得让人作呕,但却抗拒不了,好像某种难吃却令人上瘾的东西。
山下拼命挣脱着。

「抑制剂omega抑制剂…我需要抑制剂求你了快点谁都好请给我抑制剂…斗真斗真斗真斗真…」

用床单把女孩胡乱绑了绑,用尽意志忽略对方一声比一声高亢的呻吟,山下在房间里疯狂寻找起了抑制剂。

当在医药箱里找到写满复杂说明的小型针剂时,山下几乎是抖着手将它们注射进不断扭动抗拒的少女身体里的。
对方终于晕了过去,山下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顺着墙滑坐到地上,前所未有的情欲仍在体内冲刷着,但是心却是从未有过的疲倦和冷淡。

手机响了。
是斗真的电话。

“……”
“喂,山下吗?你现在在哪里?”
“……”
“p ?”
“斗真…对不起。”
“p ?你在说什么?你在哪?”
“……叫我的名字…斗真,叫我的名字。”
“…山下智久?”
“……”



“山下!你在哪?”



“斗真…救救我。”



木然地丢开手机,山下低头看了眼满手的浊液。
本能什么的,好肮脏。

他用另一只手,慢慢捂住了发热的眼睛。



tbc

2015-02-02  | 38 16  |     |  #山斗
评论(16)
热度(38)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