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千诗] 你来自哪颗星?

软科幻,宇宙旅行梗。在远行的飞船上相遇,来自不同星球的两人。
要开始了哟,意料外的恋爱。大概。

※全篇乱来,谨慎食用,请别打脸。



☆★☆★


「前往银河系E3行星的航班CS0531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各位乘客……」

即将入睡的少女被一阵无起伏的电子提示音吵醒,乘客们操着各式各样的语言小声地制造着骚动,一个个紧挨着的休眠舱看起来好像冰柜中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雪糕。右手边一直哭闹不休的米克星小鬼终于累得睡着了,长长的耳朵盖在脸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少女拿出旅行袋中手包,小小的黑白色雪人笑得十分亲切。注视着那笑容,少女也忍不住柔和了眼神。

“啊,是雪人丸呢!”

陌生的声音从左手边传来,少女下意识地转头打量着说话的人。

被注视的来人忍不住红了脸颊,但还是很有元气地冲着面无表情的邻座露出一个笑容。
“你好,我是来自米租萨星的绫濑千早。”

笨蛋。
少女在心里快速下了结论。在一段几乎可以说是挣扎的心理说服之后,她轻轻点了点头。
“科由托,若宫。”

“呜哇,科由托好像很厉害呢,我曾经听姐姐说起过。”
不知为何显得很高兴的米租萨星人完全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若宫压抑着内心的恼火冲对方露出一个矜持的笑容。

“绫濑君过奖了,还差得远呢。”

上一刻还在喋喋不休的绫濑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沉默下来,本就泛红的脸颊这下变成了通红,那种期期艾艾的害羞神情让若宫内心的不耐烦成倍递增着。

“嘿嘿,但是说到最近宇宙流行起的歌留多,科由托星的实力是很强的吧。”
相貌过分端正的米租萨星人很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很喜欢歌留多,和朋友一起比赛就会觉得很开心!”

“歌留多?我也只是略有试手。”意外听到熟悉的话题,科由托少女不由地垂下目光掩饰住眼里的冰冷和轻蔑,“但是开心?歌留多不是用来杀人的吗?”



☆★☆★


大概,是被讨厌了。

并不宽敞的休眠仓里,绫濑千早闷闷不乐地翻身侧躺着。脑海中浮现的是邻座的少女冰冷的笑容,直白的恶劣,但是也有种自然而然的傲慢。靠着一股莫名的直觉,绫濑猜测那确实是针对着自己而来。

越是在意对方,越能清楚地明白自己好像并不受欢迎。一想到这个,绫濑沮丧地叹了口气。

休眠仓内是虚拟的船外宇宙,在黑乎乎的视野中偶尔会浮起一片暗淡的星云。绫濑对着那些并不明亮的星星发呆,想起多年以前收到的,回去地球的友人来信。
——在宇宙中,再短暂的旅程也会令人感到孤单。

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光线。在茧一样的器械里,深刻地意识到这是独自的旅行。

啊,不行了——
再这样下去会胡思乱想。
绫濑在心里无声地惨叫着,把头深深埋进了柔软的枕头里。



☆★☆★


若宫诗畅是在一阵剧烈的颠簸中醒来的。
只是选择了普通模式所以没有使用冰冻剂,睁开眼睛时那股震动强烈到了让人忍不住担心休眠仓质量的程度。

怎么回事?
她看着眼前虚拟面板上投影出的超新星,膨胀的红色光球几乎是燃烧般地发亮,与其背景里的宇宙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明明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死去,到那时候,别说是光了,就连一片碎片也不会留下。
看着这画面而有些心浮气躁的少女终于忍不住打开了仓门,刚坐起来的身体难免有些手脚发软。

“诶,若宫君……”

她抬起头,正好和拿着杯子站在弦窗边的绫濑对上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船身突然胃痉挛般剧烈地颠簸起来。

什么?
若宫只来得及看见那只喝空的纸杯咕噜滚到她的脚边,还很僵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倾倒——

——然后连同视野一起,落进一个热乎乎的怀抱里。

绫濑抱得那么紧,好像一松手飞船就会真的解体一样。颠簸完全没有要结束的势头,两人在可怕的震动里跌坐成狼狈的一团。若宫回过神来,听见绫濑以微弱地声音不断重复着“没事的”,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她思考了大约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妥协地把全身的重量交托到了对方肩膀上。

“我们……会死吗?”
绫濑的移动光源像游走的彗星一样慢慢绕着抱在一起的她们打转,船舱很静,似乎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我也不知道。”
若宫干巴巴地回答着。

“这是我第一次旅行,完全没想过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
说着“会死”“可怕”这些字眼的绫濑,声音里可完全听不出有什么恐惧的成分。

“……”

“若宫君呢?是第一次?为什么要去地球?”

“……”

好烦。
不断地有物品落到地上的碎裂声传来,震动无休无止,可是没有其他人的声音,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免不了会使人联想到糟糕的境况。
以及又恢复了喋喋不休状态的米租萨星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令人烦躁。

“所以说,一定是那个吧,那个~休学旅行——”

“——下雪。”

“……诶?”
绫濑愣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若宫终于给出了点回应,在零星的光线下,那张傻乎乎的脸勉强娱乐了若宫充满不快的内心。

“科由托只有春天和秋天,是规则的星球,一次也没有下过雪,所以我想去有雪人丸的地球看看。”
不仅仅是这样。
无趣,科由托由规则和无趣构成,所有人都干着一样的事情,穿着相似的服装,吃着一成不变的食物。成为异端的话,就会被所有人视作耻辱。

“……也没有夏天,那颗星球上,连盛开的花朵都是早早规定好的。”

“啊……对、对不起,若宫君。”

“有什么好道歉的……”
若宫感觉到对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稍稍变得轻柔了些,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生出了一点别扭。
她偏过头去慢慢将姿势调整成正坐。

“诗畅,我的名字。”
即使知道黑暗中谁也看不清楚,若宫诗畅也忍不住萌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羞耻感,这束滋滋跳动的火苗在她内心激烈地燃烧着,相比之下,可能的空难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诗畅……”

随着一阵尤其剧烈的震颤,船舱的顶灯闪烁着亮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两人都来不及反应,坐在一片狼藉中拥抱着的两人,原来离得那么近,绫濑的眼睛明亮得像是快要爆炸的超新星,映出非常清晰的,自己的影子。
然后,灯再度熄灭了。

“……诗畅,你的脸好红。”
“白痴你看错了。”

可恶的米租萨星人。
不假思索、恶声恶气地反驳回去,即使是这样,微妙的氛围还是静静地在两人之间扩散开。

绫濑好像轻声笑了起来。

“果然啊,我对诗畅……”

后半句话消失于左脸颊传来的轻柔的触感中。
小心翼翼的,轻飘飘的。绫濑千早的吻。


“……”
“……”

“呃,接、接吻的话,果然还是嘴唇比较好吧,可是好害羞,而且泪痣什么的也好可爱……”

好烦。
若宫诗畅摸索上又开始喋喋不休的米租萨星人的领口,拉下对方略高一点的头,皱着眉头堵上去。




☆★☆★


「前往银河系E3行星的航班CS0531已通过虫洞,若给旅客带来了困扰请见谅,航班将于四小时后降落……」

乱七八糟的杂物散落一地的弦窗边靠着两个熟睡的少女,姿势别扭得像是世界末日来临前的拥抱。仔细一看,长发的那个嘴唇上还有着可疑的齿痕,短发的眉头也皱得很紧。
不过,即使这样也没松开手呢。

机器人乘务员闪着红光打量了两人几秒,又轻轻滑开去。

无机质的电子音滴滴滴地响着,不过,这时候,所有人都还在各自的梦中,总是不会遭到抱怨的吧。






『你来自哪颗星?』

Fin.






嘛,既然这么纯情,那就当做给@卡司塔尼六 的儿童节礼物好了。

评论(1)
热度(6)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