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山斗]降落你在匪夷所思的谷底。

标题来自《夏宇诗集/腹语术》的「记忆」




※※※※※※


「星星坠落下来
 像幻梦的夜露一样
    正落在我怀中」



“你在唱什么啊?”
斗真没精打采的声音从被团下响起来。为了拍摄电影而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五天前甫一杀青就红着眼睛开车来到湘南海边。像是要把自律掉的部分重新补回来似的,过着相当无节制的日子。

山下智久从窗外收回视线,看着刚刚醒来的恋人赤裸着身体在房间内走动,洁白的成熟躯体几乎是在暗处发着光,好像熟过头的果子,引诱人去采摘。于是山下顺从心意地伸出手。

“哇,干什么——”斗真被扯得跌坐在地上,抱怨的话只来得及说出半句就被堵住了。


两个人以狼狈的姿态在夜幕下接吻。





※※※※※※


重要的话,反而没有办法说出口。

已经无法像十七岁那样只要拥抱就能满足。软弱的那部分自我早已抛弃,连带的,还有那些纯洁的爱。

山下对着镜子擦拭着头发,浴室里那场酣畅淋漓的性彻底消耗掉了两人最后的体力,从镜子里,山下看见斗真在阳台上抽着烟的消瘦背影。傍晚的湘南海岸,湿度高得令人喘不过气来,山下忍不住盯着斗真指间那缕飘摇的烟气出神。

恋人只穿着松垮的牛仔裤在傍晚的暮色里抽烟,点点吻痕像花瓣一样散落在蝴蝶骨和腰间。和任何一部斗真主演的电影一样,美到不可思议的一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人开始有了微妙的陌生感,扮演过越来越多的角色,遇见了越来越多的人,甚至也曾沉浸在各式各样的爱情故事中。依靠着对少年时光的微薄记忆来维持的这段感情,脆弱得像早春一握就碎的薄冰,随时都有种即将结束的错觉。

所以才会那么珍惜地吻在一起,怀着对恋情结束的恐惧。

“头发没干发什么呆嘛。”
斗真不知何时离开阳台走到他身后,扯过毛巾替他擦拭头发。动作当然不比女孩子的温柔。

山下转身隔着毛巾握住斗真的手。

斗真看着他,没有把手收回去,就只是看着任性的恋人,然后叹了口气。
“山下你啊,看起来总是有很多话想说。”




※※※※※※


接吻的话,能让人更有安全感吗?如果可以,生田斗真很想问问谁。

二十七岁的山下智久和十五岁的他真的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被抱着压倒在浴缸边接吻到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斗真不由地有点悲哀地想着。记忆里顶着少女般美丽的面容,仅仅嘴唇相触就会脸红的少年到哪里去了呢?

手臂撑在浴缸边缘,半坐在地板上,从背后被进入着。曾几何时那种可怕的热度和压迫感现在居然也有些习惯了,山下汗湿的身体从后方覆了上来,啄吻着后颈。体味倒和记忆里的微妙重叠着,斗真被做得情动,恍惚地回过头回应他,落在山下眼睛处的嘴唇里含糊地吐出一声“智久”。

大概打开了什么可怕的开关。

腰被猛地拉起,肉体撞击的声音越发响亮地回荡在浴室里,臀肉被揉捏得发烫,被冷落的前方苦闷地流着前液,与之相反的是体内积蓄的电流般的快感。分不清是委屈多些还是快乐多些,斗真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

直到光线在脑海中爆炸,渐渐回过神来,才感觉到体内猛然晕开的滚烫湿意。

居然被内射了。
后知后觉的羞耻感像火焰一样染遍了全身。

山下好像也回过了神,慢慢退出了斗真的体内,没有了阻碍,粘稠的体液顺着他退出的动作流了出来。失禁般的感触让斗真恼羞成怒得抬不起头来,侧着脸硬拼着踹了山下一脚。

山下维持着沉默帮他做清理,绷着脸要笑不笑的样子,红晕却蔓延到了耳朵尖。

生田斗真看到他这幅假装纯情的脸就生气,略有红肿而更加下垂的眼睛里嗖嗖射着小刀。
而眼刀插了满身的山下只是摸了摸他带着湿痕的眼睛,露出了一丝笑容。




※※※※※※


脑男上映的那天,和谁也没有透露,山下全副武装地进行了修饰,独自去看了夜场。


巨幕上随着镜头逐渐清晰起来的面目,被光线明暗雕琢,像人偶一样冰冷又优美。因为没有表情而模糊了年龄感,山下坐在放映厅中央感受着笔直而遥远的清凉视线,发现手心不知不觉出了汗。


『好陌生』


即使是夜场,也不时传来女孩子压抑不住的兴奋尖叫,细微的快门声窸窸窣窣地响起。烦躁感冒着泡飞快地积累起来,没有来由,突如其来。一瞬间,所有观众都成了令人心烦的存在。

那是宝物被人觊觎的感觉。


『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

想要对所有人大声宣告,可是莫名地心虚。说到底,只是少年时维持到现在的感情,看不见摸不着,分开以后,再也没有许下过长久的约定。好像时刻做好了抽身离开的准备。

山下不由地在黑暗的影院里将身体蜷缩起来。


心中会因为茫然而发冷,身体却因为欲望而发热。注视着银幕中充满禁欲色彩的“铃木一郎”,却仿佛看到的是斗真情动到失控的表情。只有这个是谁也夺不走的。身体自然冷却下来的时候,山下心里轻轻响起那段旅馆夜晚出现的旋律。


「再给一点火光吧

请不要让它熄灭」





再去一次海边吧。只有我们两个人……


梦见少年时两个人去海边,海水的温度,皮肤相贴的触觉,声音和气味,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在梦里松开了握紧的手,斗真回过头来微笑的脸非常模糊,像隔了一层玻璃一样看不真切。他说,分开以后,彼此都要加油哦。

再见啦,P。

再见。





※※※※※※



凌晨三点,生田斗真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熊熊燃烧的起床气去开门。


门铃响个不停,迫切的程度隔着门板都能传达过来。他木着脸开门,果不其然看到了山下在黑暗中的身影。


“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哪有自作主张凌晨——”


十次里九次都是这样啊喂……

几乎快被扑倒在玄关,斗真艰难地撑着鞋柜,腾出手来使劲掐了一把山下。嗯,手感厚实……

“重死了混蛋,快点起来。”


“斗真……”

埋头在他颈窝处的山下沉闷地发出两个音,然后又莫名陷入沉默,只有不平静的呼吸不时拂过斗真肩上裸露的皮肤。


“……好痒。”

斗真任他抱了一会,最终皱着眉头小声抱怨了一句。他力道坚定地推开山下,不管不顾地转身走进屋内,一边摸索着口袋。


山下跟着他走进屋子,看着他皱着眉点起一根烟,黑暗中只有那一点红光燃烧着。


“这么晚了,到底什么事。”


“……那个时候,你说了再见吧。”山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那是什么意思呢……”


“啊。”

然而斗真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话。


“……那时候,我一点也不明白,也没有记得。”

注视着火光,山下的眼睛也闪烁着微弱的光亮。

“现在想起来,那是分手的意思吗?”


早就结束了,却一直没有意识到,像坏掉的齿轮一样停滞着。


“什么啊……原来你一直都不记得吗……”斗真咬着香烟笑起来。

“是啊,所以我一直在等着你说结束的一刻。”


“我们早就结束了啊。”山下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终于看清了斗真的表情,流露出清淡的笑意,成熟克制地看着他说话,“你也只是在我身上拼命寻找着过去的影子而已。”


“不是。”

山下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的。”


“对不起,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事,我却忘记了。”

一直想着自己的事情,所以不愿意向前。

“我太狡猾了,只想着过去的事,害怕哪一天心意会无法挽回地改变,害怕分开以后会变得陌生。”

不能一直在一起,所以失去了信心。

“缺乏信心,犹豫不决。”


山下沉声说着,靠近的身体和笔直的视线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但是,不要结束。我不要结束。”

任性地说着,山下伸手拿开了斗真指间的烟头。


火光跳跃,快要燃尽了。


“现在的山下喜欢的是现在的斗真。”

两人的距离不知不觉变得那么近,斗真看见山下眼睛里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我们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分开成长了太久,怎么也无法还原出少年时的心意。


“……”

山下在火光熄灭前消灭了二人间最后的一点距离。夏夜少见的清凉和香烟的气味混合着两人的气息,吻是很轻的,斗真却紧张得嘴唇发抖。


“那就让我再说一句吧。”

山下的眼睛黑得像是望不见底的深渊一样,既陌生又危险。

“我喜欢你,我们重新开始吧。”


「一百次也好,一千次也好。就算有分别过,只要还能再次开始。

只要恋心还没有停止跳动。」


生田斗真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深渊。


「大概每一次

都会选择相爱吧」




Fin.

评论(7)
热度(72)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