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新太]真夜中は純潔 part.1

“陆奥の、しのぶもぢずり、谁ゆゑに、乱れそめにし、われならなくに“




今夜是滿月。

真島太一乍從夢中清醒,就看見側身對著的窗戶映著光輝的滿月,因為是夏季,隔壁窗台懸的風鈴在夜風中冷清地響著,他靜靜地起身,繞過地上的香爐,想要聽得更清楚些。
是誰家的風鈴?

北海道的夜晚,即使是夏天也還是有些冷。他斜倚在窗台邊,突然萌生出抽煙的衝動。

“醒得好早,做夢了嗎?”

另一個溫熱的軀體從身後覆上,然後是細碎的吻,頸側濡濕的觸感。

真島太一並沒有回頭,只是固執地看著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赤裸著身體,頗有些不知羞恥的樣子。
還有他身後,棉谷新的影子。




※※※※※※




有時候他會和棉谷新在一起。

像戀人一樣出門短期旅行,到誰也不認識的地方,吃飯,散步,接吻和做愛。雖然進行到最後兩步時常常會循環個無休無止,好像懵懂的發情野獸一樣想讓對方徹底染上自己的氣味。甚至習慣了裸乘以對,到底是從什麽時候起變成了這樣的呢。
從隱約有些好感的少年變成了如今這樣沒羞沒躁的大人。

對千早的暗戀結束在大學二年級,一心一意地与若宮爭奪女王頭銜的她出人意料地選擇了京都的大學。二年級的暑假,和考來東京的新一起去京都探望千早的時候,意外撞見了她和若宮的接吻。
美麗的少女擁抱在一起,旁若無人地接吻。撇開私心不談,那景象確實美得像画一般。

美麗又殘酷,刺痛了他的眼睛。




※※※※※※




記憶中最鮮明的色彩永遠屬於千早和太一,若有人問起的話,新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這樣回答她。

儘管衹有短短的一段童年時光,但是在回到福島的日子裡總會時常想起,爺爺去世的時候,離開了歌牌的時候,獨自完成學業的時候。
一直一直,不斷地想起。

再次見面的時候,看見遠處一同走來的少年和少女,竟然會有一瞬間的窒息。因為都很美麗,甚至因此而感到有些陌生。
千早仍舊很有活力,開口說起以前的事來,新推著車子聽她絮絮叨叨,餘光卻忍不住飄向另外一側的太一。

總覺得,作為男孩子而言,是不是精緻得過分了…
從以前起就很華麗的細密睫毛,還曾經被老師取了“睫毛君”這樣的昵稱,放在已經透著成熟的少年面容上,有種說不出的清秀。

新顯然沒有漏過對方臉上淡淡的失落,他推了推眼鏡,只當做不知,轉頭問起千早的近況。

啊啊,怎麼辦。露出了這麼寂寞的表情,只會讓人忍不住想要欺負。

察覺到心裡冒出了這樣的念頭,他不動聲色地微笑起來。

“我也是,一直都想著再見上一面呢。”




※※※※※※

评论(19)
热度(40)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