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餐厅。

即使皮肤紧贴,体温交融。也免不了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少年的手抚摸他,沿着颈侧一直到消瘦的腰肢,腿间的皮肤滚烫湿润。做着这些情色的举动,说着不着边际的台词,心中依然是清凉的,像被水冲洗的瓷器。
不知道谁会先开始厌倦,诗人说道。
一直拥抱到最后的最后,也要尽力保持坦然的表情和清澈的爱意。
思来想去,他能给的,本来也只有这么多。

 

[新太]真夜中は純潔 Part.2

什麼時候被屏蔽的⋯





雖然被這樣那樣地抱怨過“綿谷你這個腹黑眼鏡!”之類的話,但是對于“自己好像有點壞心眼呢”有了些意識,已經是和太一交往很久以後的事了。

比如說,這種時候……

新半咬著太一的耳廓,上半身前傾迫使對方不得不緊貼著光潔冰冷的落地窗,灼熱的部分以不同於溫吞鼻音的殘酷意志,一寸寸地推擠開柔軟的內。壁。壓抑著聲音的太一已經羞憤得滿臉通紅了,新毫不遮掩地把鼻息噴灑在他的耳邊。

“玻璃上,映出來了。”

侷促的,害羞的表情。好像始作俑者並不是自己似的。

“最惡劣了,你這……唔”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不服氣的聲音也可愛,被生理性的淚水打濕的長長的睫毛也可愛。新一邊有些委屈地紅著臉,一邊加大了衝撞的力度。熱情在他的心裡燃燒著,有時候達到了令人痛苦的程度。只有我一個人如此渴望是不公平的。新頗有些受傷地想著,借由情。熱把無辜的對方也拖了進來。太一已經快要到了,汗濕的額頭抵在玻璃上,睫毛顫抖,又像是掙扎又像是忍耐。偶爾有一兩聲細弱的喉音洩露出來。內。壁更是濕軟得不行。

新一隻手拉近他的腰腹,深入到了前所未有的位置,身下的身體好像痙攣般顫抖著。另一隻手扣住對方,五指相交。混亂中,兩人不經意在玻璃上對上了視線。

新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對方的眼睛。

然後深深地,射了出來。

※※※※※※

周防看見過太一流淚的樣子。

不僅見過,還拍了下來。

太一對這類的電波系一向是束手無策的,對方沒有惡意,最多自己有點丟臉。這種事情想了兩次也就隨他去了。

結果意外地熟了起來。

到京都比賽,在場外看到漫無目的溜達的名人,名人脫去了花牌的光芒,看起來也就是個瞇著眼睛不修邊幅的邋遢青年。太一還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和看起來很可疑的青年打招呼,結果對方先一步看到了自己。

啊,對方臉上好像出現了奇怪的紅暈。

緊接著就被拖走了。

“咦咦咦,部長!”

堇一時反應不及,眼睜睜看著可疑人士像拖著獵物的狐狸一樣將部長大人叼走了。

※※※※※※

詩暢似笑非笑地給新傳了張照片。

“欸?”這個是……

“我呢,這次無論如何也想贏呢。所以想來想去也只有讓你陣前分心了。”詩暢揚著臉露出若有似無的笑容。

“這可是從周防那裡拿到的,寶貴的照片。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眼睛仔一時還維持著說不出話來的表情。

水手服的女王帶著勝利者的姿態,輕飄飄地離開了房間。

※※※※※※

2016-01-17  | 21 5  |     |  #新太
评论(5)
热度(21)
 

© 愉悦餐厅。 | Powered by LOFTER